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孤村艳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那年,我25岁,是一个业馀野外生存训练队副队长。在一次路缐考察时迷路

了,……

“这是哪?”我睁开眼:低低的草屋,朴素的木桌。我记得我在山上找路时不

小心磙下山坡,之后我失去了知觉……但这到底是哪?我刚想起身,“啊!”怎么

全身象碎裂了一样的痛?

“你醒了?”一个非常动听的声音传来,我痛得连头都转不了。待人走到我旁

边时,我才看清:一个23岁左右村姑打扮的美女出现在我面前:微黑带红的肤色

,水汪汪的眼睛,1米65左右,鼓鼓的胸脯 衬托出女性的魅力。

“你醒了?你昏了整整两天呢!”

“这是哪?”

“这是我家啊!”她笑了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露出来,我看得呆了,忘了说

话,脸微微红了:“前天我在山坡下看见你昏倒了,就把你背了回来。你身上到处

是伤,我帮你敷了草药,不过你的腰伤的很重,要躺着一段时间才行!”

“哦……那正是谢谢你啊!”她沒说话,只甜甜地笑了一下就走了。我昏昏的

又睡着了,睡梦中隐约觉得嘴裏有股甘甜流入。

两天后再醒过来的时候,我终于可以活动脖子和双手了,这天裏我和这个美女

断断续续地聊了聊,知道了她的身世:她叫兰,双亲早亡,19岁年嫁了一个比她

大两岁同病相怜的孤儿,夫妻俩独自在山脚下盖了这间房。一个半月前,丈夫带着

三个月大患重病的儿子外出求医,不慎掉下山崖,连尸首都找不到,她现在独自一

人生活。晚上她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当然是分睡两头,她家裏就只有这一张床。

那天夜裏,我又感觉到那股甘甜流到嘴裏,甜甜的,略带有一点点腥味,这绝

对不是错觉。我睁开眼睛,烛光下,兰吓得瞪大了双眼坐在我身边,手裏拿着个调

羹。

“原来是你在喂我吃东西啊?”我说, “是什么?”

兰满脸通红的说:沒沒什么,我给你弄的补品。”“那你怎么不白天拿出来?

”“我…… 我……刚蒸好的。”

“真是辛苦你了。”在兰的帮助下我喝完她手裏的“补品”,我们两又睡了。

我却再也睡不着:“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肯定不是蒸出来的,温度不高,兰根本不

用吹气都凉的。这种味道究竟是……”我忽然想起,白天是兰胸前两点水渍,难道

……我浑身燥热起来。第二天,我装着不知道,问兰:“昨天你喂我的补品还有吗

?”兰一脸通红的木在那裏,“沒……沒了。”看来我猜的沒错,那一定是兰的奶

水!我的小弟弟马上起立了。

“兰,”“恩?

“我……我想小便”

兰红着脸拿了个夜壶,揭开毯子,用壶口接着我的小弟弟,我故意示威的翘了

翘小弟弟才老实的撒了泡尿,我一直盯着兰,发现她的眼睛沒离开过我的小弟弟,

难道她……?

晚上我心裏有事睡不着,忽然觉得兰碰了我的脚一下,我沒出声。过了好一会

,兰摸了摸我的大腿,见我沒反应,她小心翼翼地把手探向我的小弟弟。轻轻地摸

了几下,小弟弟在她的抚摩下迅速发生变化过了一会,她终于用手握住了小弟弟,

但他沒动,我感觉到一阵快感,小弟弟跳了跳。手忍不住摸了一下兰的脚。兰吓得

身体震了震,竟忘了把手拿开。“兰!”我叫了一声。她沒回答,但是手还握着我

的小弟弟。“你昨晚喂我的是你的奶,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她惊奇地叫了起来,

“我现在想喝。”

她沈默了很久,默默地起身往屋外走去。几分钟后,她端着个碗进来。走到我

床边一声不吭地喂着我,我的唿吸慢慢变粗了,忽然抓住她的手往我身上了拉,兰

沒留神扑在我的胸前,她刚想挣扎,我双手抱着她的头用嘴唇封住了她的嘴。“唔

…………”兰轻轻地扭了扭身体,表示反抗,可是力气很小。过了一会,她竟把舌

头伸到我嘴裏和我热吻起来。我身体动不了,只有双手能活动,一只手挽着她的腰

,一只手不老实地探向她的双峰。她只穿了件自制的背心,双峰撑着背心,从领口

露出一片雪白。而兰在我的吻和魔爪下,唿吸越来越粗,我乘机扯掉了她的背心,

把她往上抬了点,嘴含住一边乳房吮吸了起来,乳汁喷到我的嘴裏,乳头在我的挑

逗下变硬。兰受不了了,自动脱掉裤子爬到我的身上,吻着我,下身在我肚皮上来

回摩擦着,淫水弄湿了我蔓延到肚皮上的毛。我扶着她的腰,把她移到小弟弟上,

兰伸手抓着小弟弟,对准了小穴,坐了下去,“啊……”突然她臀部往上抬了

起来,

“怎么了?”

“你的那裏好长哦,差点顶坏人家了。”说着,她又慢慢地坐下去,直到小弟

弟全部进去了,她趴在我身上喘了一会,“你的太长了, 插进去有点难受。”

我一手把着一边奶子说:“你上下动一下就好了。”兰顺从地上下套弄了几下

,便忍不住呻吟起来“恩……哦……,好好哦。恩……好舒服”她不停的加快套弄

的速度,我的手只好扶着她的腰,兰的手抚摩着自己上下跳动的双乳,不停地叫“

好老公……好舒服……从来……沒这么……舒服过”

我抱着兰的臀部帮助她套弄着,“啊……要死了……”一阵温热洒在我的龟头

上,兰趴倒在我胸前,我抱 着她的臀部绕着小弟弟来回磨着。

“好舒服,好老公”

“你好淫荡哦。”我说。“啊”蓝突然坐了起来,看着我,眼泪掉了下来,“

我……我怎么会……这样?我对不起我老公的!”说完他就想站起来,我急忙拉住

她的双手,“你老公已经死了,你忘了吗?”

“我……可是……”兰不知所措的楞在那裏,我把她拉倒在我的胸前:“以后

我会好好痛你,爱你的。”说着,我用舌头舔掉兰脸上的泪水,舔着舔着,舌头就

塞进了她嘴了,手抱着她的腰又开始做圆周运动。不知道是我的话让她放下了心,

还是小穴了的快感征服了她,兰又开始和我亲吻起来,我腾出一只手来捏着她的乳

头,她开始自动扭动下身……在她地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也把精液射进兰的阴道深

处。她静静地趴在我身上,享受着身体裏的快感……

不知是兰的草药有效,还是她的乳汁滋补的效果,我的伤好得很快。10天后

,我已经能下床了。我慢慢地走出小屋,享受着久违的阳光。兰在小屋前的菜地裏

幹活,丰满的双乳在领口若隐若现,看得我口干舌燥,悄悄地走到兰面前,说:“

好美啊。”兰抬起头朝我妩媚笑了笑,“我是说你的奶子!”她楞了一下,脸刷的

红了:“讨厌!”我笑着伸出手抓住她一边乳房(我们住的小屋是独户,最近的邻

居也隔一座山,所以不用顾忌有人看见),她小声地“呸”了一是声。我看着人不

住了,抱起兰就吻,兰也热烈回应着我,我迅速的脱掉两人的衣裤,把她抱到草丛

了,兰害羞地闭上眼睛,我舔着她的乳头,粉红的乳头立刻变硬,乳汁也流了出来

,我用力地吸了一口奶水含在嘴了,凑到兰的嘴边,把奶水渡到她嘴裏“怎么样?

味道不错吧?这可是你自己的奶水哦。

”兰沒有回答,抱紧我的头用力的吻起来,我一手扶着小弟弟找到小穴,轻轻

地送了进去,兰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我慢慢地来回抽插,兰闭着研究拌着节奏轻

声的呻吟着:“恩……恩……”我突然抽出小弟,停下来看着兰的媚样。过了一会

,兰感到我不动了,睁开眼睛,看见我正坏坏地看着她,她“嘤”地一声把头扭到

一边,那模样看得我再也忍不住了,挺着小弟对准穴用力一撞,“啊”兰吓了一跳

,抓住我的肩膀。我不顾一切的来回抽插着,兰叫了起来:“挺……挺穿了……你

的好……长……我……要爽死……死了……老公,你……好厉害……我……到了…

…到花心了……啊……啊……快啊……”我抱着她的腰左右挪动,一阵阴精喷到龟

头上,兰只剩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不要命了,你的腰还沒好呢!”兰缓过劲来

就说。

“我也是为了我的心肝舒服啊,我愿意为你精盡人亡。”小弟还插在小穴裏,

兰坐起身来,“那你躺着吧,我来。”我乖乖的躺下,兰用手扶着小弟,对着小穴

做了下去,我双手抓着双乳,静静地享受着,最后和兰一起达到高潮。

半个月后,我完全恢復了,但我捨不得离开离开兰和她的温柔洞,一个月后,

我离开了小屋回到了我生活的城市。不管我怎么求兰,她也不愿和我一起回家,她

沒留我,说,我们有不同的生活,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在一起是不可能的。我回

到家一个月后,收到兰托人写来的信,信上说她怀了我的孩子,而且她叫我不要再

去找她。我沒听,去了一次,可是那裏只留下了一间空房,门前放着那个曾经盛奶

的碗……